• 浅论房地产开发企业“软质量”发展战略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本文针对当前中学语文阅读教学中依然存在弊端,以审美鉴赏和想象心理为理论依据,简要分析培养学生想象能力重要性和必要性,深入阐述培养学生三种想象能力方法与途径。 关键词阅读教学鉴赏再创造想象能力 想象能力培养,是中学语文教学标基本构成因素。语文教学标主要由双基教育、品德培养、智力开发三个相互联系因素构成。想象力是智力重要构成因素。不可想象,一个完全没有或甚少想象力学生,会具有很强智力。要实现语文教育标,教师必须高度重视学生想象力培养。 无数研究表明,想象能力水平,是先天素质与后天开发结果。想象能力通过教育和训练是可以提高。怎样在阅读教学中培养学生想象能力呢? 一、重视培养鉴赏再创造丰富性想象能力 在鉴赏过程中,某些作品由于恰当剪裁和省略,由于比较含蓄,能够引发鉴赏者多方面想象,从而大大丰富作品给定东西。 王朝闻曾以《红楼梦》为例论及这个问题,他说“为什么我们重读《红楼梦》分明记得它故事情节,却仍然愿意读下去,读了又读?这是因为读者每次阅读都依靠自己生活实践发挥想象,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它形象。”[1]李商隐写有《龙池》一诗 龙池赐酒敞云屏, 羯鼓声高众乐停。 夜半宴归宫漏永, 薛王沉醉寿王醒。 罗大经《鹤林玉露》评说这首诗写得“微而显,尽得风人之体”。[2]龙池赐宴归来,薛王为何沉醉,寿王因甚独醒?这是鉴赏者必然会提出问题。于是不能不想象到李隆基纳寿王妃杨玉环佳事。寿王一定是在酒宴前再见杨玉环,蓦然旧情萌发,心绪沉郁,不能自释,哪有心思饮酒。所以虽薛王烂醉如泥,寿王却酒意全无。这样想象,就是对原作丰富,是鉴赏主体再创造,成为鉴赏过程积极、主动、有活力中心。罗大经又从这首诗想到“明皇纳太真宫中,与卫宣公纳妻无妻。白乐天《长恨歌》云‘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此为尊者讳也。近时杨诚斋《题武惠妃传》云‘桂折秋风露折兰,千花万朵可天颜,寿王不思金闺冷,独献君王一玉环。’词虽工,而意未婉。”这些都属于鉴赏者自己想象发挥,对原诗内容是一种不容易见拓展和丰富。 培养学生丰富想象能力,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引导学生在想象中连类无穷,通过想象去探寻图外之画、弦外之音、味外之旨、韵外之至,要像歌德称赞安培尔那样“有本领看出我没有明说而在字里行间流露出来东西。”例如,在教学《荷塘月色》时,要诱导学生去感悟“想”与“不想”之间言外之意;在教学《黄鹤楼》时,要引导学生去领略人生必须往高处走题外之旨。指导学生阅读《装在套子里人》,则可放手让学生去琢磨专制制度维护者别里科夫死了,为什么“局面并没有因此好一点儿”?在教学《变色龙》时,则可逐层深入引导学生去揣摩①作品为什么写奥楚蔑洛夫几次脱大衣?②他脱大衣时心里可能会怎么想?③他脱大衣用意是什么?④这样写有何作用?一些教师在设计教学时,往往忽略第②问。殊不知,学生对第②问思考,定然通过想象丰富其心理活动;合情理丰富性想象,定然促成对第③④问水到渠成理解。 在对学生进行丰富性想象训练时,要向学生明确丰富性想象不是可以随心所欲凭空悬想,而必须以文学作品为凭藉和依傍。虽然如王朝文所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模样不同王熙凤”,但是差异不论多大,都不能将王熙风想象成林黛玉,更不能想象为林道静、祥林嫂、水生嫂。 二、重视培养鉴赏再创造补充性想象能力 想象对于文学作品补充,往往是由作家在作品中有意留下艺术空白引起。“艺术空白”是文中作者有意或无意留下、没有写明、召唤读者想象未定性意蕴空间。这空白包括暗示、朦胧、悬念、潜台词等。 接受美学认为,作品意义是读者通过阅读活动发掘出来,作品未经阅读前,只是向读者提供一个多层次结构框架,其间匿藏着许多“空白”,有待于读者去发现、填补和阐析。而这些“空白”填补正是读者阅读活动中不可缺少动力机制之一,它能够驱遣读者想象,激活读者思维,从而建立起与作品和作者沟通桥梁,使读者对作品意义达到个性鲜明深刻理解。在中学语文教学课堂上,学生对作品“空白”带个性色彩填补,更是开启思维、培养创新思维有效途径。培养学生补充性想象能力教师就要善于引导学生从作品字里行间寻幽探微,通过想象把作家特意留下空白填补起来。例如,我教读《七根火柴》这篇小说,在和同学们一起探讨小说中补写“昨夜”暴雨环境描写时,我引导在这样暴雨中,无名战士是怎样度过这漫漫长夜呢?一下子就激起了同学们热烈讨论。随后,我及时出了一个作文题《暴雨中一夜》,要求同学们对暴雨、对无名战士心理作出描绘。面对着这个激发想象文题,许多同学当堂就完成了颇足一观文章,从他们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到迸射而出想象火花和在字里行间翕动着想象羽翼;同时,学生们明白了为什么无名战士不是像卢进勇一样躲进树丛,而是倚在一棵小树下原因。无名战士形象在一刹间高大起来了,学生们对小说主题有了深入理解。 又如,《周总理,你在哪里》一诗,诗人赋予了山谷、大地、森林、大海以人情感,写出了人民与山河同悲同悼深切怀念之情,诗人由呼唤山谷、大地、森林、大海到找遍世界每一个角落,留给读者极为渊阔想象空间,在教学时,我要求学生仿照前面四节诗,仿写一节,填补“空白”,有一个学生写道“我们对着蓝天喊‘周总理——’白云悠悠他刚离去,他刚离去,你不见怒飞银鹰上,寄托着总理对祖国国防殷殷期冀……”毫无疑问,这样一个填补“空白”语言实践活动,能够起到培养学生创新思维极佳效果。 再如朱自清《春》、峻青《海滨仲夏夜》、杨朔《香山红叶》、老舍《济南冬天》,对春夏秋冬四季描写,是一幅幅优美大自然水墨画。教学这类溢彩流光精美散文,如果没有学生想象对画面补充,要引导学生进入作品所描绘胜景,春风化雨地美化学生心灵,似乎是不可能。同样,没有学生想象对作品悬念、潜台词补充,阅读《雷雨》,学生领悟不到那错综复杂戏剧冲突;阅《屈原》,学生感受不了那震撼人心“雷电颂”;阅读《窦娥冤》,学生体味不到那“感天动地千古奇冤”。 文学作品空白,是作者有意给鉴赏者留下想象活动足够空间。如果教师用自己语言把这些空间填得满满,不让学生有置喙之地,或者不引导学生通过想象去填补这些空间,那是不可能调动、激发、培养学生想象力。 三、重视培养鉴赏再创造发展性想象能力 在鉴赏活动中,鉴赏者对作品人物存亡、悲喜命运,对故事安危、成败结局,往往会有五花八门悬想和预测。这种悬想和预测,就是发展性想象。 在丹麦剧作家易卜生《玩偶之家》里,娜拉当初是满足地生活在所谓幸福家庭里,但是她竟觉悟了自己是丈夫傀儡,孩子们又是她傀儡。她于是走了,只听得关门声,接着就是闭幕。”[3]帷幕是闭落了,但鉴赏者想象活动并不一定会随之戛然终止。鲁迅就产生了“娜拉走后怎么样?”揣测,他说“从事理上推测起来,娜拉或者也实在只有两条路不是堕落,就是回来。因为如果是一只小鸟,则笼子里固然不自由,而一出笼门,外面便又有鹰,有猫,以及别什么东西之类;倘使已经关得麻痹了翅子,忘却了飞翔,也诚然是无路可以走。还有一条,就是饿死了,但饿死已经离开了生活,更无所谓问题,所以也不是什么路。”[4]这些闭幕后延伸性具有审美意义想象,虽然经由作品触发,却已离开了作品,无论对作者创作意图还是作品基本内容,无疑都是重要发展。它是鲁迅创造,也是对原作思想内涵深化。 如《项链》是短篇小说大师莫泊桑精心结撰佳作。作品写道当路瓦栽夫人苦熬十年,历经艰辛,还清债务时,听到却是“唉!我可怜玛蒂尔德,可是我那一挂是假,至多值五百法郎!……”这对路瓦栽夫人该是多大打击和讽刺。小说到此煞尾,教学却不能在此收束。教师应诱导学生揣想路瓦毅夫人会怎样呢?她会有怎样心境和表情?她将会怎样做呢?……尽量让学生去根据各自理解合情合理创造发展。这样做,必然加深学生对小说人物形象、作品主题、思想内涵神会。又如教学《卖炭翁》,可以让学生悬想卖炭老人踏着厚厚积雪,迎着凛冽寒风,缓慢地向远方暮色中走去情境。再如教学《变色龙》,可以引领学生推测奥楚蔑洛夫把狗送到将军哥哥家,而将军哥哥又说这不是他家狗时心态。这都会使学生发展性想象能力得到有效训练。 总之,“想象力是创造性”。没有想象,便没有形象思维;没有想象,人就像钢琴一样不能记忆在琴键上弹奏过乐曲。列宁说“即使在最一般概括中,在最基本一般概念(一般‘桌子’)中都有一定万分幻想。”指导学生阅读富于形象性文学课文,是需要学生想象思维能力积极参与。在中学文学作品阅读教学中,教师要努力激起学生再造性想象,让学生更深刻地理解寓藏在文学作品艺术画面中思想内涵,体会蕴涵在栩栩如生艺术形象中情感因素,从而潜移默化地培养学生想象能力,提高学生文学鉴赏素质。只有这样,文学作品阅读教学才算达到了一个新艺术境界。 参考文献 [1]爱因斯坦文集(1卷).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第284页. [2]高尔基.给初学写作者信.论文学.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第225-226页. [3]王朝闻.论风姐.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第646-647页. [4][5]李义山诗集辑评.前引诗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第5-6页. [6][7]坟·娜拉走后怎样.鲁迅全集(第一卷).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第158-159页.

    上一篇:浙江绍兴黄酒封坛冬酿收官“绍糯精酿”展工匠

    下一篇:浅谈美术教育与儿童创造思维培养